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玉平(海之韵)的博客

致力小学作文教学的研究 致力爱心管理班级的探索 感悟教育实践 沉淀教学经验

 
 
 

日志

 
 

一个小跟头而已 (原创)  

2011-03-27 20:45:44|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意外

      2011年3月9日的早晨,一切都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早晨阳光灿烂,匆匆忙忙地梳洗,匆匆忙忙地喝粥,匆匆忙忙地去上班,匆匆忙忙地转过那个转了无数次的街角,就是那么毫无征兆,就是那么猝不及防地滑倒,就是那么万般不情愿地听到‘咔吧’一声响,就是那么万般无奈而快速地说了四个字:完了,折了。扶着学生站起来,心存万分之一的侥幸用右脚点了一下地,钻心的疼痛证实了我的猜测,我冷静地拨通了出租车司机的电话,又拨通了老公的电话,当我扶着学生单脚跳上车时,我回头望了一眼那个我摔倒的地方,蓦然发现,那原来是一个雪堆化成的冰堆,只有很小的一堆,冰坡上是我的高跟鞋划下的一道长长地印迹,我不禁心生寒意,这别说是我踩上,任谁踩上都得摔倒,周围都流光大道,我怎么就会走到这上面呢?在颤抖中等待无望的结果:骨折。甚至比猜测的更糟:小腿部大骨骨折。我还以为是小骨头呢?就一个小跟头,至于吗。在疼痛中等待厚厚的石膏成为我小腿的外壳,等待医生给我宣判在床上的刑期,三个月或半年。这真是意外,这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唉,一声叹息啊!

                                                                            ( 二 )

                                                                               夜晚

     我经历了有生以来最难熬的一个夜晚,骨折过的郭姐告诉我:晚上一定很疼。我说:是吗?我自信自己够坚强。没想到当夜幕降临,那一阵阵袭来的刺骨的疼痛,确实是我几乎承受不了的。那种疼是痛彻心扉的,随着脉搏的跳动一蹦一蹦地疼。我只有哭,老公和姐姐无助地望着我,和疼痛交织的是难受,人只能平躺,脚只能直立,后脚跟死死地固定在石膏上,像放在石头上不许动一样,就那么硌着,难受得无以言表,一遍遍地让老公托起我的脚,根本无济于事,我闭上眼睛想,希望这是一个梦,但一波又一波的疼痛真切地提醒我,老天爷和我开了一个多么大的玩笑。我恨我自己,只要当时稍微看一下地,就能避免的事,为什么这么不小心,我恨为什么生成有血有肉的人,为什么知道什么是疼。忽然那么强烈地想起我的妈,想起妈在我生病的时候用她枯瘦的手轻抚我的额头,用她慈祥的眼睛无助地疼惜地望着我,妈走了三年多了,我总是想起妈,总是绝望地想妈,但很少提起,不敢提起,怕自己会泪流满面,今天当疼痛把我折磨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我泪流满面地想妈,我泪流满面地求妈:妈,你一定要保佑我。暗夜里感受妈的轻抚,感受妈的疼惜,感受妈的梦呓般的安慰,是妈的佑护陪我熬过了那个夜晚吧。

                                                                              (三)

                                                                             (感动)

        感谢那个小跟头,让我收获了这许多人间真情,亲情、友情、师生情平时也有。只是在难处时愈显弥真。当老公背着我走进医院的门,抱着我穿过长长的走廊去拍片,一个夜晚被我折腾起无数次托着我的脚时,我感觉到的不再是青春浪漫,而是一种相依为命,而是一种相濡以沫。老公上班,白天一直是姐照顾我,对于我,一个暂时连自理能力都没有的人,姐做的事无巨细,姐给我做鱼汤的鱼必是她亲手从鱼盆里抓出的活蹦乱跳的;姐给我炸的茧蛹必是亲手一个一个挑拣的;姐给我熬骨头汤必须守着熬过两个小时;姐递给我的水果一定是削过皮的或洗的玲珑剔透的;姐递过的水或药一定是吹了又吹试过凉热的;姐帮我洗头的时候绝对比最高档的发廊来得舒服并且清爽;姐给我挪动腿的时候 , 是看着我的表情的,能那么敏感地感觉出我哪怕是一丝一毫的不舒服;姐帮我靠上床头的时候,一定在我的腰上垫个小垫,再在我的头后垫个小垫;姐总是在我和朋友们谈笑风生又内急的不好意思说的时候适时进来,解决我的燃眉之急;姐每天的一日三餐不管是不是我点的,必定是我最可口的、最爱吃的,我最爱吃的东西姐从来舍不得吃的,在我生气逼着她吃的时候才象征性地吃一口。午后的阳光柔和地洒在床上,姐一边缝补着一些东西,一边轻声地和我聊着小时候的事,那是一种久违的温馨,姐给我的是妈的味道。        

       我知道自己的朋友好,但没想到这么好,在出租车里打第一通电话问候的是朋友,在医院里搀扶着我第一次拍片的是朋友,匆匆从学校赶来忐忑地陪我等待拍片结果的是我的朋友,根据自己的经验七嘴八舌地焦急地帮我出主意的是我的朋友,在医院里跑东跑西前呼后拥扶着我的是我的朋友,推着手推车从医院帮老公把我推回家的是我的朋友,给我送来各种营养品的是我的朋友,给我送来玫瑰百合的是我的朋友,一张床成了我三个月的整个世界,对于我这样一个活跃的人,没有人知道对那种枯燥寂寞的日子我是怀着怎样的恐惧,朋友告诉我,你不是喜欢写作一直没时间写么,现在村头的厕所快没纸了,快点写吧。朋友说,她家的十字绣刚开了个头,现在找到我帮忙了。朋友说,你不是五音不全吗?这下可以在家大展歌喉了。朋友说,你不是喜欢聊天吗?现在把电脑拿到床头,尽情地聊......于是我的恐惧变成了庆幸,于是未来的三个月在我眼前逐渐形成一幅锦绣的画卷铺展开来,是啊,那是完成儿时作家梦想的日子,那是描龙绣凤的日子,那是引吭高歌的日子,那是尽情聊天的日子,那是天天礼拜天的日子,那是天天睡到自然醒的日子,那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那是没有任何工作压力无比惬意的日子,于是我便开始憧憬,便觉得幸福,便觉得三个月有点短,呵呵。到现在都二十多天了,从朋友的络绎不绝,笑语不绝,问候不绝。祝福不绝到网上朋友的每天一句的你还好吧都给了我太多的感动。

       其实受这个小跟头影响最大的除了我自己以外莫过于我的学生了,在2011年的元旦联欢会发言时,我担心孩子们在应对生活中突然的打击时会不知所措,会就此沉沦,于是我非常郑重地送给孩子们一句话:人生是首无尾的歌,是高是低我都和;人生是辆无篷的车,是风是雨我都坐。让我和我的孩子们都猝不及防地是生活的风雨是这样毫无预知地淋湿了我们的心,而风雨来临,我的孩子们却表现得那么懂事,那么让我感动。我刚从医院回来的第一天中午,跑回来看我的是几个淘气的男孩子,他们买了一堆水果,脸上的调皮换成了关切,走时说:“老师你好好养伤,养好了好教我们。放心吧,我们不会惹事的。”下午放学来的是几个平时是班干部的女生,时琪一看见我就说:“老师怎么这么不小心呢?”那种心疼的语气仿佛是一个大人。她们像大人似的告诉我:“老师,你放心吧,班级的同学都会听话的,你安心养伤。”第二天中午来了一群学生,他们一进屋我就觉出一种难过压抑的气氛弥漫了整个屋子。就那么默默地,过了好一会,   一个女孩问:“ 老师,你不教我们了?”说话间,已经带了哭腔,于是我的泪便要流了,我知道学校已经宣布我班换班主任的事,孩子们一下子在心理上接受不了,我的心里充满了无奈和自责,我强作微笑地说:“是李老师教你们啊?那你们真是太幸运了。李老师是全镇最出类拔萃的老师,她的班级在全镇总是第一的。”可是孩子们还是默默地,给他们的水果最后又都放到了果盘里,我知道我家离学校比较远,这些孩子都是坐校车的,要想看我只有在午休的一个小时,他们或者没吃午饭,或者是边走边吃的,我叮嘱他们说:“快回去上课吧,路上小心,告诉咱班同学谁也别来看老师了,中午时间短,路上不安全,等你们毕业的时候,老师就好了,到时老师一定和你们照一张毕业相。”还是沉默,早有泪静静地留下,孩子们默默地走了,下楼的时候也是那样默默,听着他们下楼的脚步声,我的心一下子变得那么空寂。一个男孩子和他妈妈说:妈,我和我们老师一起走好了,我知道哪儿有冰。还是一个男孩子每天来我家问我一句不变的话:老师,你好点了吗?然后倒一杯水放在我的床头。在网上时不时闪动着孩子们的笑脸:老师腿还疼吗?老师,好好养病。今天礼拜天,来了几个我以前的学生,现在在中学,和我聊了一个上午,太开心了。我还收到了一份很特别的礼物,是用孩子们做练习用的大信纸做的,折叠后用订书器订的的,做成了一本书的样子,封皮上画着一个虔诚的双手合十的小女孩,写着孩子的名

一个小跟头而已  (原创) - 海之韵 - 海之韵的博客

 字,里面每篇上只写着一个大字,连起来是:祝老师早日康复。我把这份礼物放在枕头下面,每天枕着这份关心,枕着这份祝福进入梦乡。我在我的孩子们那收获了太多的感动。

                                                                                              四

                                                                                         ( 希望)

      我敢说:没有人就是国家主席也不一定在受伤后能得到我这样的照顾和安慰,因为有些东西是用钱和权换不来的,我自己戏谑说,我现在是女皇,只是梳洗打扮后,不是上朝,而是上网。呵呵。每次有朋友或亲戚来看我,我总是笑着说:就一个小跟头而已,就一个小跟头而已。真的,真不是什么大事,这和地震海啸相比多么微不足道啊,但说真的,我真的太羡慕会走路的人,我无比虔诚地祈祷,我能早点会走路。

 

 

 

 

 

 

 

 

 

 

 

 

 

 

 

 

 

 

 

 

 

0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