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玉平(海之韵)的博客

致力小学作文教学的研究 致力爱心管理班级的探索 感悟教育实践 沉淀教学经验

 
 
 

日志

 
 

烟火辽河【原创】  

2015-07-06 15:46:49|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辽河,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是遥远的,神秘的,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周围都是纵横交错的田地的小村子里,田地都属于沙土地,以盛产花生和地瓜而闻名,但是我家附近没有河,从小就特别喜欢水的我,就对大人们偶尔提起的辽河充满了向往,但是关于辽河,一直到我结婚生女,到孩子长大,到荡过了漓江,游过了渤海,她在我心中一直是个传说的存在。
     忽然,在一个有着暖暖阳光的初夏日的午后,老公说:“走,我们去看辽河。"我无限惊愕”多远啊,真的吗?“老公说:”不远,过了三江口,二十公里就是。“我难抑激动之情和老公骑着摩托向我心中的传说之地——辽河飞奔而去。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那遥远的神秘的辽河就那样呈现在我的面前,河面宽阔,河水静静地从远方来,向远方去,微风的吹拂下,河水荡起一圈圈那么美丽的涟漪,辽河或许不会知道河边有一个我,有一个向往了她好多年因为看见她而无比激动的我吧。辽河是不是在这流淌了几千年,亦或是几万年,有多少如我一样的痴人这样向往,这样激动,辽河从来不会因为我们而改变她流淌的方向。
       我和老公下了高高的拦河坝,拦河坝的南面是一个有着红砖灰瓦房屋的村子,北面是辽阔的河滩,河滩上长满了绿绿的小草,还偶尔可见小小的紫色的野花,有两个村妇在河滩上放羊,羊们极安静地吃草,偶尔也会抬头看一看天空,有一只喜鹊站在草地上,我是说安静地站在那里,过了好一会,还是那样安静,我和老公仿佛来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是啊,这是一个不同于那个喧嚣的平时的世界的,你还在哪里会看到一只喜鹊看到了人还可以安静地站在那呢?
我光着脚走进了辽河,那种带着暖意的凉爽,那种被水波轻轻荡着的舒服的感觉,那种一下子与辽河亲密相拥的真实是任何地方无法得到的。
          这时来了一个村里的十几岁的女孩子领着两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她们也在河边蹚水,还打水仗,那种嬉戏快乐在这些辽河边的孩子是多么平常,而于我的童年,是多么地遥不可及,在我望她们的眼神中平添了几分羡慕。之后我们光着脚在河滩的沙地上走,光着脚踩在那绿草紫花之间,之后我们坐在河边,看那水浪在河边的沙地上荡过来,荡回去,听那汩汩的宛若弦乐一样的水声,真是心旷神怡啊。老公说:”现在的辽河水真请,如果说不清,中间会有许多白色的水沫。“我又惊讶,大家都在回忆童年时的山青水绿,谴责现在的环境污染,辽河竟然比三十年以前还清,不是亲眼所见,谁说我都会认为是杜撰的。
        不一会,看见有两个三十几岁的农民模样的男人来用网打鱼,他们一个趟水到了对岸,一个在这边,也就是说他俩一个站在吉林省的庄稼地头,一个站在辽宁省的河边,就那样拉着一个网一同往前走着打渔,是不是很神奇呢?而于他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这时羊们来到河边喝水,也是那样安静地望了望我,就在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整群的白羊低下头喝水,那个牧羊的村妇对着河这岸的男人大声喊:“伱个没长心的,你做饭了?还来打渔来了。”那个男人边走边说:“饼烙好了,我打几条鱼做点汤。”听上去就像种菜的人上院子里摘根黄瓜那么平常。我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啊。我和老公往回走的时候竟然在河滩上看见一只老母鸡领着一群毛绒绒的小鸡在河滩上的草丛中觅食,而一群鸭子竟然在摇摇摆摆地跑向辽河。当我回头再望,夕阳的余晖已经给辽河镀上了一件粼粼的霞衣,在河上缭绕的还有村里飘过来的薄薄的炊烟。
     辽河,那个传说中的辽河,竟然成了我有个礼拜日就可以来放松惬意的地方,算不算从此真实地走进了我的烟火人生,而那些在辽河两岸生活的人们,辽河是不是几千年以来一直就是他们烟火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再望辽河,我忽然觉得她再是那条我想象中遥远而秘的辽河,而是我眼前的这条亲切、真实的烟火辽河。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